“我们对人最大的误解,就是认为每个人都有人性和良心。”有人主张废除死刑,这种声音从二十一世纪初就没中断过,他们声称应该给死刑犯改过自新的机会,在我看来,这种人要么太善良,要么太坏!你不去看看那些因为犯罪行为离散的家庭,那些整日以泪洗面的家属,那些长眠于地下的生命,反而看着死刑犯临死前鳄鱼的眼泪,对其抱有幻想,仿佛期待着充满腐臭的东西会重新变得新鲜。有的人生来就是十恶不赦的恶魔,是残存人间的刽子手,像这样的人,只有法律的枪子才能教会他什么叫作害怕。如果还有人支持废除死刑的话,我接下来讲述得这个案件将会改变你对人的定义。惨案在2012年的时候,山东费县的一个普通村庄,26岁的小建娶了24岁的小青,男方帅气,女方甜美,一时间,这对夫妻成为了村里人祝福的对象。本以为二人的幸福生活会这么平凡地过下去,谁知道,仅仅一年,恶魔就找上了这对不幸的小夫妇。2013年05月15日,小建的母亲刘大娘准备好饭菜,来叫儿子和儿媳回家吃饭,推开院子的大门后,刘大娘发现了一些异样。儿子和儿媳没在家中, *** 也打不通,在寻找儿子和儿媳时,刘大娘发现了已经被砸得血肉模糊的小狗,一种不安感瞬间袭上了刘大娘心头。刘大娘感觉有可能出事了,立刻选择报警。民警第一时间赶到小建家中进行调查,发现不仅客厅有微量血迹,卧室的枕头上也留有血渍,房子的角落里发现了新娘被撕碎的贴身衣物,办案人员马上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,立刻扩大勘察范围,并调刑警队前往现场勘验。警方想要调取家中的监控,却发现主机不见了,摄像头也已经被破坏。案犯现场只有被破坏的摄像头,被打扫干净的现场,以及洗劫一空的财物···种种迹象表明,这起事件不可能是普通的夫妻矛盾,从案发现场残留的微量的血迹以及死亡的小狗来看,这更像是一起有预谋的刑事案件。很快,办案人员扩大侦察范围,在附近的河中打捞出三个塑料袋,里面有一些生活垃圾、未吃完的红烧肉和新郎小建的银行卡,除了这些,还有一张不该出现在这里的低保卡。在围绕低保卡主人进行调查的同时,办案人员在小树林里发现了大片血迹,顺着血迹,警方在一个山洞的玉米秆垛中发现了这对小夫妻的尸体,新郎新娘全身都是密密麻麻的伤痕,很明显二人死前遭受过不可想象的虐待。根据法医检验,发现新娘身上有烟头烫伤、牙齿撕咬、牙签刺入身体等各类伤痕,新郎尸体也是惨不忍睹,二人死因皆是机械性窒息。在尸检的过程中,连身经百战的法医也忍不住干呕,经过调查夫妻俩并没有什么仇家,到底是什么样的人能下此毒手。警察更是义愤填膺,费县公安局副局长是这样说的:“像这样凶残的案件,在费县很少,这是第一起”。抓捕当警方全力进行调查时,数条重要线索进入了视野,加速了案情的侦破。案发当晚五点左右,有四名陌生男子在受害人家附近活动。警方查询到案发当晚21:33:00点时,受害人银行卡有提款记录。调取当地银行监控,发现一名年仅十七八岁的男子身着新娘小青的羽绒服,用受害人银行卡取出11000元现金。十五日七点,对破案最为关键的低保卡的调查工作也取得重大进展,警方查出低保卡的持有者是付某,但付某已经年过七旬,不可能有能力杀害二人。在调查付某人际关系时,警方得知这张低保卡一直被付某儿子付刚使用。另一边,警方也通过对比,知晓取款者是赵峰,年仅十七岁,经过对赵峰的关系网的调查,付刚和赵峰、张学军、王吉营四人经常在网吧上网,一起出入饭店、游戏厅等娱乐场所,算是熟识,但是,这两天四人却不知去向。专案组立刻确定四人有重大作案嫌疑,并决定立刻采取逮捕措施。终于,在十七日,民警在客车站逮捕付刚、张学军、王吉营、赵峰四名犯罪嫌疑人,此时的四人正准备出逃,四人被一网打尽。面对铁一样的证据,四人供认不讳,并且交代了令人发指的犯罪经过,那个恶魔的狂欢盛宴。畜生行为,令人发指自从2012年开始,四人便组团进行盗窃,流窜多个县市,五月十四日,四人来到受害人家中进行盗窃,但是这次,四人注意到客厅中的新婚照片,新娘漂亮大方,样貌出众。四个恶魔便起了歹念。这时候,张学军首先提出要X侵女主人,这个主意立刻得到了另外三个恶魔的同意。于是,四个人在冰箱里拿了四根冰激凌,随后在卧室中静静的等待着夫妻二人回来。由于生意冷清,餐厅早早就没了客人,于是,夫妻二人一起回了家,噩梦悄然而至。新娘小青最先打开小卧室的门,四个畜生立刻拿刀控制住新娘,随后由张学军控制着小青,其他三个去控制在客厅的新郎小建,虽然小建奋力反抗,但终究打不过三人,被他们用手铐铐住带往另一间卧室。王吉营翻出三个银行卡,逼问银行卡密石马,在殴打逼问无果后。张学军看着小建,王吉营和赵峰回到小卧室对小青进行侵犯。张学军要求小建去炒菜给他们吃,并告诉他乖乖听话的话不会伤及他们的性命,因此小建答应了,张学军便去洗澡了,付刚则在一旁看着小建炒菜,不给他反抗的机会。张学军洗完澡后,把王吉营和赵峰叫出来,三人决定离开时杀死夫妻二人,夫妻二人此时还不知道自己的顺从将换来一个死局。然后,张学军进去侮辱小青,小青还寄希望于这些魔鬼能放过自己二人,而张学军也欺骗她说“等完事就走”,小青也相信了这个畜生的话。付刚吃完饭后,也进入小卧室对女主人进行侵犯。张学军假模假样地帮男主人擦拭受伤的手,骗取小建的信任,说自己只求财不害命,只要告诉自己银行卡密石马就可以了。小建的内心苦苦煎熬,二名歹徒正在看电视,一个歹徒正在侵犯自己的妻子,另一个声称要放自己二人一条生路。卧室中妻子的苦苦哀求、张学军缥缈的许诺·····最终,小建将希望寄托在这些魔鬼不会被判自己的许诺。知道密石马后,张学军让看电视的王吉营与赵峰前往银行取钱,赵峰在银行的监控下,露出猥琐可怖的笑容,令人胆寒。谁又能想到一个十七岁的“孩子”能干出这等丧尽天良的事呢。为了庆祝大丰收,他们竟然堂而皇之地在受害人家中吃起了宵夜,喝上了酒,并且哄骗小建给他们做红烧肉。吃完饭,付刚又去找女主人,而另外的三个则听着女主人痛苦的尖叫继续大快朵颐。在长达八个小时的j污中,怀孕的女主人已经被折磨得不成样子。到了三点,他们准备杀死夫妻二人。小建在最后时刻和小青见面“你还好吗”,小青在小建怀里哭着说“没事”,小建安慰小青:“人没事就好”。此时的俩人还以为四个歹徒会饶了他们的性命,没想到的是,最终还是没能逃过歹徒的魔抓,小建在大卧室被几人用铁索勒死,小青也被塑料袋捂死,付刚用烟头烫着小青的前x,连张学军这个人z都被恶心到了。一切都结束了,所有的屈辱,所有的忍让,所有的愤怒都结束了。四个恶鬼将尸体抬到附近的小山洞中,用玉米杆盖住,打扫完现场后匆匆离开。判决在审判时,张学军询问警方“我如实交代能否减轻刑罚呢”多么可笑,如此变态的人渣在法律面前竟然请求饶恕,你们有放过那两个夫妻吗?他们的要求已经很低了,活着,但你们这都不肯答应!这四个恶鬼的行径激起百姓的公愤,在回犯罪现场指认时,愤怒的群众冲破阻拦,上前殴打泄愤。2016年,张学军、付刚、王吉营被执行死刑,而赵峰因为年仅十七岁,逃过偿命的惩罚,被判处无期徒刑。死刑,是让恶魔为之付出代价的手段,只有恶魔在死亡面前的痛苦颤抖,才能告慰死者的灵魂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