纳兰容若爱情诗(纳兰容若写给亡妻的词)

四季 704 0
1677年(康熙十六年),纳兰性德的妻子不幸因产子而死,纳兰性德悲痛不已,伤心欲绝,并一直沉浸在这巨大的悲痛之中,此后,对妻子的思念,就一直充斥着他的人生,刻入他的心骨,深入他的灵魂,可见他是爱得深沉。正是由于刻骨铭心的爱,正是因为深入灵魂的相思,第二年,也即是1678年,纳兰性德在深沉的相思之中写下了一首《浣溪沙·伏雨朝寒愁不胜》,这首词情感细腻,一片深情溢于词句之间,渗透每一个字眼,描述了一段天底下最好的爱情,读来让人感慨万千,拊膺长叹,现在我们就来看看这一首感人的作品,其词如下:《浣溪沙·伏雨朝寒愁不胜》清代:纳兰性德伏雨朝寒愁不胜,那能还傍杏花行。去年高摘斗轻盈。漫惹炉烟双袖紫,空将酒晕一衫青。人间何处问多情。茫茫人海,异彩纷呈,纷纷扰扰,气氛热闹,面对这样的世界,鸳鸯失伴一样的纳兰性德却无心去赏,亦无心参与其中,他的世界是孤独的,寂寞的,此时此刻的他,就是那个世界上最孤独的人,而他之所以这么孤独,是因为他不停地思念着亡故的妻子,妻子当然是不可能再回到他的身边,也不可能死而复生,但是他的思念就是无法停止了下来。停不下来的思念,来的时候如暴风骤雨,顷刻之间,就席卷而来,而去的时候,却如淅淅沥沥的细雨一般,永远都滴不尽,因此,这样的思念,只能给纳兰性德增添了无限的忧愁,而他也正是通过像放电影一样的回忆,回忆与妻子生前的点点滴滴,以求排解心中的忧愁与苦闷。而在这雨水滴滴答答的夜,每一滴雨声都在敲击着纳兰性德的心灵,使他再也难以入睡,于是,一滴一滴的雨水,都化成了一滴一滴的思念,滴进了这首词中,每一滴,都是纳兰性德无限的感伤。在这首词的上阕,开篇两句“伏雨朝寒愁不胜,那能还傍杏花行。”就震荡着人的心灵,让人感受到了纳兰性德对妻子的一片深情,看那连绵不绝的细雨,真的是叫抽刀断水水更流,举杯消愁愁更愁,快刀斩不断的雨水,正如那斩不断的哀愁:还记得我们在一起喜笑言言的去年时节,我们同去踏春赏玩,一路在树枝上攀摘杏花,并且一路比赛,看看谁更加地轻盈利落,能够在树枝间跳上跳下。词的上阕可谓生动无比,看似轻描淡写,实则是在不露声色间就把曾经在一起的欢愉时刻描绘得淋漓尽致,道出了夫妻间过去那种在一起踏春赏花的欢快时刻,然而这样的时刻再也无法重现,过去爱花赏花,而今却是害怕再见落花,因为这落花只能勾起那过往的伤心往事,只能勾起那无法再现的一幕幕。短短三句,展现出了一种高远的意境。词的下阕,纳兰性德从屋内的景物着手,在不着痕迹之间,悄然转向心里的变化,以及对于妻子的思念之情,使得景中融入情,情之外亦还有景,情景相融,感人至深。屋里的熏香在香炉中袅袅升起,衣袖也在这香炉的明灭之间下泛起了一阵一阵的紫色。身着青衫,酒劲上来后,脸上泛读起层层的红晕。酒后微醉,无限思念竟如波涛汹涌般而来,人间这么大,可你却是无处寻觅,更没有地方寄托我那如波涛一般涌不尽的深情与思念。在这首词中,纳兰性德的孤独忧伤充斥着每一个字句,这种孤独更在空气里面弥漫开来,到处都是。也正是由于他的一片深情,由于他爱得深沉,所以妻子的离去让他万分伤痛。本来两个人是天造地设的一双,彼此也都是情投意合,如果没有意外,那势必会永远甜情蜜意,白首不分离。无奈天意弄人,卢氏的生命被无情地夺去,而纳兰性德则从此陷入无尽的相思与孤独悲痛之中。想想相识之初,妻子卢氏出身名门,其父卢兴祖是汉军镶白旗人,文才武略,官至两广总督、兵部右侍郎、都察院右副都御史等。这样的身世,使得卢氏自小浸淫于深厚的文化氛围中,所以卢氏自是温文尔雅,知书识礼,大家闺秀的风范亦惹得不少人倾慕。而纳兰性德为大名鼎鼎的纳兰明珠之子,他自幼习文练武,年纪轻轻就文武皆通,一表人才。那一年,也就是1674年,纳兰性德二十岁,卢氏十八岁,正所谓才子配佳人,恰好双双对对飞,所以顺理成章地结为了连理。纳兰性德与卢氏的结合,用古人的话来说那是最完美的,因为无论是在门第观念和受教育程度上,还是在年龄、相貌之上,两个人都是非常的匹配,而最重要的是,他们二人相互倾慕,非常相爱,真的算得上是“珠联璧合”了。在他们二人结婚以后,更是恩爱有加,感情日深,美满幸福的婚姻生活,也激发了纳兰性德诗词创作的灵感。但是谁知,仅仅三年以后,二人美满幸福的婚姻生活便因卢氏因产后受寒亡故而结束,这使得纳兰性德难以接受,从此,痛苦就代替了曾经的甜美,纳兰性德也陷入“悼亡之吟不少,知己之恨尤深”的巨大痛苦之中。而这样巨大的痛苦,以后便时常流露在他的诗词之中,他的这些诗词,也流淌着其内心无限的哀惋凄楚与不尽的相思情。而这些充满着深情的诗词,凄美无限,读来使人赞叹不已,使纳兰性德在清朝词坛有着极高的影响,就连近代著名的国学大师王国维都给了他很高的评价,说他是北宋以来第一人。说明了纳兰性德的诗词中文学性与思想性,都直追宋人的水准。可见,在王国维的眼中,纳兰性德是北宋以来最出色的词人。当然了,王国维不管从什么样的角度来看纳兰性德,在他的评价中都可能参杂着他个人的情感因素,都可能从某些方面方面抬高了纳兰性德。但是客观来说,确实从南宋到清朝以来,尽管其中经历了元朝与明朝两个朝代,其间也有许多词人的出现,但是没有哪一个词人像纳兰性德一样深深地让我们记住。所以王国维的看法不得不说真的是有一定的道理,也正是纳兰性德的横空出世,使得沉寂了几百年的词坛一时之间生机勃勃,活跃无比。而纳兰性德缠绵悱恻的爱情诗词也开启了人们的心灵,成了人热烈追捧对象,纳兰性德也因此成为了清朝词坛第一人。(图片来源网络,不妥请告知删除)

  • 评论列表

留言评论